欢迎你来到IT领域,这里你可以发布互联网相关的信息!

流量见顶 公众号创业者卖号退场

公众号开发 2019-01-11 10:18网络整理123

  2009年,孙士永(五月)背着一身债务从成都回到家乡山东省临沂市。当时,他兜里只剩200元。

  在临沂的梨坑村,五月租下一个月租80元的房间,在一家网站做起了临沂第一个BBS论坛。试水互联网的工作还算顺畅,孙士永对自己能做些什么有了认知,但是,收入低时每月只能拿到1000元。

  “贫寒至斯,看不到前方的微茫星光,也不知道明天在哪里。”他对《中国经营报(博客,微博)》记者回忆。孙士永的人生轨迹从2013年彻底改变。微信当前拥有超过10亿用户,而孙士永是国内第8000多名用户。早在2013年初,他就注册了自己的第一个微信公众号。现在,他早已财务自由,成为圈中大佬,在微信公众号上还有几千万粉丝。他被圈内人熟知的名字是“五月”,人称“五总”。

  6年过去,围绕微信公众号展开的内容行业趋近饱和,整体流量增长滞缓,公司化的创业者们正在谈判,以期在寒冬到来前登陆资本市场。

  加之有关部门对内容监管更趋规范化,行业准入牌照也成为从业者难以逾越的一道门槛。同时,投资者的信心下降,热钱开始撤离。本报记者独家了解到,目前留给微信公众号这片土壤的,还有一片不明朗的税收区。

  寻求资本化方式离场

  2018年,两起微信公众号营销公司高价由上市公司收购事件引发外界质疑。第一起是瀚叶股份(600226.SH)宣称拟以38亿元的超高对价,收购主营微信公众号内容营销企业量子云。第二起是利欧股份(002131,股吧)(002131.SZ)公告称将以23.4亿元收购一家主营微信公众号内容营销公司苏州梦嘉75%的股份。

  但本报记者了解到,与外界的质疑反应不同的是,在微信公众号内容创业领域里,引来的是艳羡。“如果高位能退出,实现十几倍、几十倍的财富增值,谁都会羡慕。”五月说。

  2012年8月23日,微信公众号平台正式上线,每一个人都有注册的权利,行使它,就拥有了自己向外表达的媒介,话语权实现标志性下放,不少普通工薪阶层成为舆论领袖,同时个人财富激增。

  本报记者向一位业内人士了解到,以公众号为承载主体的创业主要分为三种类型。

  其一是营销号,量子云、苏州梦嘉便属于此类。营销号的内容可来自于批量化的复制粘贴,其用户群一般非常下沉与巨量。变现模式主要是广告,有的广告较为擦边,比如丰胸、减肥、壮阳、P2P等产品。“事实上,这类账号是最早赚钱的,也是赚钱最多的,超过很多人的想象。”上述业内人士透露。

  其二是品牌号,参与者基本是专业的内容生产者,如一条、二更、我走路带风、黎贝卡等。此类细分出不同垂直赛道,如财经、母婴、情感、汽车、美食、美妆、穿搭。变现模式基本是广告和电商。在上述业内人士眼中,“他们是真正的内容创业者。”

  其三是城市号方向,扎根一个城市,面向该城市用户,提供生活方式类信息。变现方式主要是一些全国性的品牌广告以及与本地吃喝玩乐衣食住行商家合作。

  五月定位于品牌号和城市号,他拥有两家以公众号为主体的公司,并在圈内打出了名声。对于五月来说,至少从2016年下半年起,大公司们就开始注意到公众号市场的价值。

  一家新三板挂牌公司主动找到五月,寻求收购旗下的两家公司,同时让五月担任新媒体事业部负责人,帮助其批量布局城市号。据五月说,这家新三板公司缺少自有流量,并看好公众号未来的市场和价值。

  “我个人的考虑就是自己想谋求更好的发展,对方也有资本布局很多城市,我觉得是和我的能力吻合的。我想的模型是资本和经验的结合,可以批量化地多做一些城市,我也看好这个赛道。”五月说。

  2016年下半年,面向公众号公司的投资并购并不普遍。据记者了解,进入2017年,行业中此类事越来越多。而如今量子云与苏州梦嘉能以资本化方式离场,尽管闹出的风头不小,但同行们也在准备。

  “其实很多兄弟是想走上资本化道路,利益最大化的退出,实现财富的增值。但这里面也有很多人是出于不看好微信平台了。”另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对本报记者说。

  五花八门的涨粉方式

  五月最初只是兼职做微信公众号,他帮一些商户做微信平台的代运营,每天写8篇公号文章,一天总计工作18个小时,一个月后,他累得筋疲力尽。一个好兄弟出来劝他,不能两边都想做,要在本职与兼职之间进行取舍。

  权衡之后,五月选择了他认为将会成为趋势的微信公众号平台。在2013年8月份,成立了一个工作室,搭建了团队。

<

何经理 微/电

181-4034-5611

微电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