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你来到IT领域,这里你可以发布互联网相关的信息!

中国"科技民工"悲惨:为工作而生 没有性没有睡眠

最新资讯 2019-03-31 07:22网络整理123

中国科技民工悲惨:为工作而生 没有性没有睡眠

3月31日消息,据《南华早报》报道,由于长时间的工作压力,中国科技工作者们从早到晚在岗位上工作,不少人已经身心俱疲。

以下是内容报道:

他对自己的初创企业是如此用心,以至于晚上常常失眠;在一次面试中,她被问及是否愿意为了这份工作和男朋友分手;一对年轻夫妇一直想要有自己的家庭和孩子,但下班后连做爱的精力都没有。

这些都是中国科技行业数十万年轻雇员所直面的问题。26岁的计算机科学专业学生俞昊然也是如此。

俞昊然夜以继日地工作,在风投支持下将自己创办的计蒜客从一个只有10名程序员的小团队发展到一个估值达2亿元人民币的初创企业。但他个人付出的代价是慢性失眠,有时每晚只能睡两小时。

中国科技民工悲惨:为工作而生 没有性没有睡眠

图示:俞昊然在其位于中关村的办公室内工作

“我从未真正想过生活,” 俞昊然说,他指的是自己的创业经历。“因为我正在打造一些东西,在我完成之前,我不会有任何其他的想法。”

据《胡润百富》Hurun Report称,去年中国每周新增4位亿万富翁,其中科技是新增财富的最大推动力,其次是房地产。

每一个成功故事背后,都有成千上万的追星族在辛勤工作,希望自己能够成为下一个马云。马云就是在自家公寓里创办了阿里巴巴集团,后来成为中国的子商务巨头。

《华盛顿邮报》采访了中关村和北京其他地区的科技工作者,从而深入了解当地科技从业者的真实生活。由于这里是百度、美团以及字节跳动等互联网巨头总部的所在地,所以往往也被称为中国“硅谷”。

在中国科技行业,年轻员工和企业家在工作中不断地与职业倦怠作斗争,同时还担忧着工作中出现的诸如升职天花板、裁员和性别歧视等各类问题。

一些人最终意识到,为了自己的健康,他们需要更好地平衡工作和生活。另一些人则试图离开充满热钱和概念炒作的科技世界。

中关村位于北京四环路的西北部。过去30年,从脑制造商联想到新闻门户网站新浪和打车服务滴滴出行,中国数代科技和互联网初创企业相继在该地区崛起。据统计,每天有多达80家科技初创企业诞生在中关村。

计蒜客创始人俞昊然在中关村一栋办公楼的地下室里与人合作办公,部分原因是他可以更容易地从清华大学等中国顶尖高校挖到更多人才。

办公室距离他租住的两居室公寓只有几步路,在那里他还为在公司工作的实习生提供免费双层床。

中国科技民工悲惨:为工作而生 没有性没有睡眠

图示:一位行人匆匆走过北京地铁中的ofo广告

近年来,中关村变得拥挤而昂贵,促使更大公司将办公室迁往更偏远的地区,而这些地区又成为了北京最新的科技中心。

其中之一是位于北京西北部的西二旗后厂村路,包括百度、新浪、网易和滴滴出行在内的互联网公司都在这里设立自家园区。另一个是位于北京东北边缘的望京,现在是美团点评以及约会应用陌陌的总部所在地,也是阿里巴巴集团在该地区总部所在地。

这给员工们带来了一个普遍性的新问题:每日通勤。

中国网民经常开玩笑说,中国互联网发展的真正瓶颈是后厂村路的交通拥堵。后厂村路是一条四车道的街道,两侧都是大型科技公司的办公园区。这里的基础设施建设远远落后于科技公司的增长步伐。

去年夏天,北京的一场暴雨把西二旗的街道变成了河流。其中一张照片被疯传。照片中,一名表情平静的通勤者坐在垃圾桶上查看手机,想要逃离被雨水淹没的道路。

中国科技民工悲惨:为工作而生 没有性没有睡眠

33岁的杨是北京人,和他的妻子、父母住在一起。他每天早上6点起床,经过两个半小时的通勤,换乘两条不同的地铁线路和一辆穿梭巴士才能到达公司。

他说:“只要有座位,不管车上多颠簸多拥挤,我都能睡着。”

其他人则选择完全避免通勤噩梦。20多岁的小布是一名市场营销专家,最近搬进了位于西二旗一座有着几十年历史的建筑,离公司步行只需10分钟。

软件开发热线

153-2238-4887

在线客服